新人推薦-曼曼@大溪蘿莎會館晚宴20160709婚

[婚禮主持]新人推薦-曼曼@大溪蘿莎會館晚宴20160709

小吐說要幫曼曼漲價。
我說,徐曼曼,無價。

婚禮前的三週,我時隔一年第二次見到曼曼。這一次的會面,我們進入婚禮流程細節的討論,包括希望要呈現什麼感覺,要什麼橋段等等。我提出抽象的想法,她說出具體的做法。她每一個安排都會給我幾個選擇,不同的效果,不同的感動方式。我覺得好安心。

然後我得意萬分的給曼曼看我熬夜做的影片,我說我自己都好感動。曼曼看完,沒有表情。她說,有很多要改的地方。我心一沉。她將要改進的地方一一指出,嚴肅地看著我,像我的博士班導師一樣。他們的眼中,閃耀著追求完美的堅定與光芒。我忽然覺得好安心。

婚禮前的兩週,曼曼第一次見到新郎。她陪我們再次回到會場,再次測試兩個場地的音頻與視頻,然後不斷地督促我們將要給的資訊與作業給她。我說,你們對新娘的要求真高。曼曼說,要求不高的拜託不要找我們,想著用飯店免費主持人的不要來,想用飯店套好音樂的不要來,只想用Powerpoint做影片的千萬不要來。

我將音樂雲端給她,部分說明我的想法,教堂迎賓、教堂進場、雞尾酒會、晚宴、二進、送客等。她幾天後給我一份幾乎每一個動作就有自己專屬音樂段的流程表。我照著流程表聽音樂,還沒聽完,我全身起滿雞皮疙瘩,眼眶濕潤。

一個動作一段音樂。親友致詞、新人親吻、擁抱父母,每一個環節都有屬於自己的音樂,而且是根據我要求的音樂風格。我的音樂風格不用流行歌,不用韓文、不用日文,只有古典樂,英語老歌和國語老歌。徐曼曼不僅僅抓到了我的音樂風格,還在此特殊的風格中編排出起承轉合。新郎的妹妹說,當天的音樂是想逼死誰?因為大家都已經無法止住感動的淚水。

婚禮當天一早,曼曼帶著大美到了女方家,小妍一個人到了男方家。我與母親在梳妝,大美在跟伴娘團討論闖關細節,父親與好命婆忙著煮甜茶湯圓,我突然好不安。我轉頭看到曼曼。她一臉嚴肅的在幫我確認家中細節,鎮定地指揮著一切。我說,曼曼,可以過來一下嗎?她從流程表中抬起頭,手還在無線電上,問我,怎麼了?我說,妳過來一下。她走過來。我抓住她的手,我說,沒事,只是我突然好緊張,很需要妳。她手指輕輕地撫摸著我的手背,溫柔地說,別緊張,深呼吸,我在這裡。我立時鎮定了下來。

然後她陪著我接受新郎的求親,陪著我拜別父母,在場親友哭成一團。曼曼溫柔的聲音指引著我們所有人的每一步,也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沉浸在婚禮的每一絲細節當中。然後她陪我到了夫家。陪我接受眾人的掌聲與祝福。幫我安排合照順序,安排攝影師拍攝。直到中午休息,幫我拆掉頭飾,幫我換上便服休息。

後來夫家的人說,當他們慌亂的互相問「這個好了沒那個用了沒」的同時,小妍告訴他們,我都檢查過了,一切都沒有問題。

下午的教堂證婚儀式與晚上的宴席,是曼曼一步步引導所有賓客與我們共歡樂感動。蓋頭紗儀式,新郎轉身,親吻,親友致詞到獻唱詩歌,全場淚光閃閃,曼曼偷偷抹淚,跟著輕唱。大家都說,你們的主持人也都哭了,好感人。若不是全心投入我們的故事、我們與家人的感情,那她就不是徐曼曼,不會一起熱淚盈眶。那樣的主持只是機器人。

不論老小,所有賓客都說,這是他們參加過最感人的婚禮。我的學弟說,這是最觸動人心的婚禮。不只是我們新人用心,更是因為我們有徐曼曼。我已經無法想象同樣的環節,沒有她們的那一個版本。

她們知道婚紗的厚重,知道換裝的緊迫,知道交通的不便。一步步,她們三個總有人及時出現告訴我等一下要做什麼,會發生什麼事,總有人替我整理大拖尾,總有人注意我的妝容。她們讓出自己的便當,因為有想渾水摸魚、不明就裡的遊覽車司機,只為讓我們順利發車,皆大歡喜。她們中午休息的時候,主動去便利商店買茶水飲料招待探訪的親友,替新人做人。

妳說她們很貴。是。聽起來很貴。可是當妳知道她們跟新人開會次數和全年無休,隨時回應即時通訊的速度,到會場場勘的次數,日日熬夜的編排,當天出動的人力,以及她們不計較得失的付出與吃虧。妳會說,她們無價。

她們是幸福說書人,說幸福的人。她們是助理大美、小妍,還有我的徐曼曼。

她們深深地相信著幸福,如此說著。